HOME

TCM FOR MENOPAUSAL SYMPTOMS

中医治疗更年期综合症


更年期是指妇女从生育期向老年期过渡的一段时期,是卵巢功能逐渐衰退的时期。始于40岁,历时10-20年,绝经是重要标志。在此期间,因性激素分泌量减少,出现以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为主的症候群,称更年期综合征。本病在营养不良、精神情绪不稳定及手术、放射治疗使卵巢功能丧失雌激素水平下降迅速者发病率高,且症状亦较严重。治疗效果较好。

1.月经紊乱:月经周期延长,经量逐渐减少;或月经周期缩短,经量增多;或周期、经期、经量都不规划;或骤然停经。

2.阵发性潮热、出汗、伴头痛、头晕、心悸、胸闷、恶心等。
3.思想不集中、易激动、失眠、多虑、郁抑等精神神经症状。
4.生殖器官不同程度萎缩。

5.乳房下垂、萎缩、尿频、尿失禁等。
诊断依据

1.多发生在45岁以上,月经不规则或闭经、潮热、出汗、心悸、易激动、失眠或郁抑等症状。
2.生殖器官及第二性征有不同程度萎缩。

3.尿、血雌激素降低,促卵泡素及黄体生成素明显升高。

辨证分型仍为治疗常法
  更年期综合征病情复杂多变,临床表现不一,因此,根据不同的证型予以相应的治疗仍须为治疗常法。但发表论文尚少。辨证分型法是比较好地反映疾病个性的诊治方法,比单纯以一基本方思路更为开阔,考虑更为全面。辨证分型法较好地体现了祖国医学辨证施治和整体观念的原则,应引起我们重视。
  临床辨证分型一般分为肝肾阴虚、脾肾两虚、肾阴阳俱虚、心肾不交、肝郁气滞、心肝火旺、心脾两虚、痰瘀互结等。
  1.肝肾阴虚
  以六味地黄汤加减(加何首乌、旱莲草)、两地汤加减(黄连、白芍、麦冬、枣仁、地骨皮、生地、山药、龙胆草、钩藤、龙骨)、滋肾调肝汤(生地、元参、龟板、旱莲草、枸杞子、菊花、山萸肉、女贞子)、一贯煎、更年安汤(熟地、制首乌、枸杞子、山萸肉、女贞子、麦冬、百合、刺蒺藜、龟板、龙骨)等。
  2.脾肾两虚
  以固本汤(黄芪、党参、白术、五味子、山药、熟地、补骨脂、枸杞子、菟丝子)桂附理中汤等。
  3.肾阴阳俱虚
  以滋肾助阳饮(人参、黄芪、鹿角胶、五味子、巴戟天 、锁阳、仙灵脾、仙茅、山萸肉、菟丝子、桑葚子、肉苁蓉、肉桂)、二仙汤(仙灵脾、仙茅、巴戟天、当归、盐知母、盐黄柏)、更年2号丸(方见前)等。
  4.心肾不交
  以加味交泰丸、黄连阿胶汤合天王补心丹等。
  5.肝郁气滞
  以逍遥散加减等。
  6.心肝火旺
  以清心平肝法,药用黄连、麦冬、白芍、白薇、丹参、枣仁、龙骨等。
  7.心脾两虚
  以归脾汤加减等。
  8.痰瘀互结
  以血府逐瘀汤、温胆汤等。
  此外,对绝经期出现心血管反应者有辨证分型为心气血虚型、心脾两虚型、心肾阴虚型、心血瘀阻型、痰热扰心型等。
  三、 辨脏腑立方
  在辨证施治的基础上,由于医生的经验及患病群体诸因素不同,往往将某些处方确定为基本方并加减运用于实践,这些经过反复观察得出的经验总结是十分珍贵的,作为读者应博览深思,有所体悟。
  1.从肝肾论治
  立法之理系宗“乙癸同源”、“肝肾同治”的原则,方剂有滋补肾阴、涵养肝阴、疏调肝气之功。具体如下:滋水清肝饮、滋肾清肝汤(生地、泽泻、白芍、山药、山萸肉、枸杞子、枣仁、丹皮、栀子、茯苓、当归、柴胡、炙甘草)等7首处方。
  2.从心肾论治
  立法之理,即“坎离既济,阴阳协和”心肾这种既济、协和的气化活动对维持人体正常机能起到非常重要作用。代表方剂如:更年1号合剂(生地、女贞子、墨旱莲、炒枣仁、朱茯苓、煅紫贝齿、莲子心、合欢皮、钩藤、紫草),适于阴虚火旺及偏阴虚证。更年2号合剂(黄芪、党参、炒枣仁、仙灵脾、仙茅、连皮茯苓、川断、合欢皮、莲心等)。更年1号新方(淮山药、山萸肉、丹皮、茯苓、钩藤、紫贝齿、莲子心)。六味地黄汤合生脉饮加减。甘麦二仙汤。天王补心丹加减。柏子养心丸加味。有“坎离互济法”报道(药用:黄连、肉桂、知母、茯苓、当归、远志、枣仁、炙甘草),滋阴降火、温补脾肾、寒热并用、坎离互济。
  3.从肝论治
  立法之理为妇女肝为先天、肝体阴用阳、具有刚柔曲直之性、能斡旋敷布一身之阴阳气血之功等诸多论述。
  临床报道方剂如下:逍遥散加味(柴胡、炙甘草、僵蚕、当归、合欢皮、白芍、茯神、白术、薄荷、夜交藤、生龙骨、生牡蛎、姜黄)治疗更年期失眠者。对肝血不足可以甘麦大枣汤加味,肝郁血虚以逍遥散加味,肝肾阴虚以两地汤等加味。
  4.从脾论治
  代表方剂如:健脾升清饮(炒党参、生黄芪、炒白术、全当归、茯苓、炙升麻、制首乌、五味子、柴胡、北秫米、木香、枣仁)。
  5.多脏同治
  该法比较多见。有从心脾治者、从心肝治者、多脏同治及阴血虚或阴虚阳亢、胃热阴虚等。
  从心脾论治如归脾汤加减。以甘麦大枣合归脾汤(浮小麦、炒白术、茯神、党参、当归、远志、木香、黄芪、枣仁、龙眼肉、大枣、炙甘草)治更年期抑郁症。
  从心肝论治如黑逍遥散合甘麦大枣汤(生地、丹参、小麦、大枣 、柴胡、当归、白芍、茯苓、白术、甘草)、滋清安神饮(黄精、茯神、炒枣仁、党参、竹茹、地骨皮、知母、菖蒲、郁金、远志、丹皮、焦栀子、珍珠母、白薇、甘草)等。
  多脏同治如更年康汤(生地、紫河车、当归、淫羊藿、肉苁蓉、女贞子、川断、浮小麦、山药、山萸肉、枣仁、夜交藤 、丹皮、茯苓、泽泻、栀子、柴胡、香附)、李辅仁先生滋肾养心平肝健脾法的滋肾平肝煎(当归、生地、白芍、女贞子、旱莲草、夜交藤、川芎、炒远志、菖蒲、香附、珍珠母、茯苓)、解郁汤(当归、黄柏、黄精、仙茅、巴戟天、郁金、栀子、五味子、甘草、麦芽、浮小麦、枣仁、香附、茯神、知母)、补肾柔肝养心法(熟地、菟丝子、白芍、茯神、山萸肉、百合、女贞子、旱莲草、山药、炒枣仁、柴胡)、补肾平肝养心法(女贞子、百合、旱莲草、山茱萸、珍珠母、龙骨、牡蛎、知母、酸枣仁、黄连)等。
  其他如胃热阴虚型,以养阴清热法(生石膏、熟地、麦冬、沙参、当归、牛膝、太子参、小麦、山楂)。
  另外,可从阴血虚或阴虚阳盛论治:从心血入手者以养血宁神丸(当归、川芎、丹参、益母草、五味子、生地、朱茯神、合欢皮等);阴虚以补阴更年方(何首乌、石斛、淫羊藿、菟丝子、知母、黄柏、白芍、珍珠母、百合、酸枣仁、香附);阴虚阳亢以滋阴养血潜阳法(百合、浮小麦、生地、炙甘草、当归、白芍、五味子、炒枣仁、龙骨、牡蛎、丹参、大枣)、百合龙牡汤(百合、龙骨、牡蛎、夜交藤、云苓、当归)。以镇肝熄风汤加减(生龙骨、生牡蛎、生龟板、生鳖甲、天冬、元参、白薇、怀牛膝、代赭石、生白芍、浮小麦、生地)治疗潮热汗出为主的更年期综合征。
  四、 平衡状态辨治思路的应用
  付义等在《仲景学说的平衡状态辨治思维探析》中指出:“平衡状态是中医学所探求的中正、平和的状态”,“运用综合调理的方法,不偏不倚,切中肯綮,以调节失衡状态,使之恢复为和谐、平衡的状态”,并认为“少阳枢机与中焦脾胃是平衡状态的切入点”。
  对更年期综合征,从发表的论文来看,有以柴胡桂枝汤或变通方或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减,有从脾治者,通过和解少阳,宣畅气机,调理中焦脾胃,从而解除更年期综合征出现的一系列不调的征象,达到和谐的平衡状态。平衡状态辨治思路的研究应用使我们对中医的文化内涵有更深刻的理解,给我们开阔了辨治思路。
  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加减,该方取小柴胡汤和解枢机、扶正祛邪,配以龙牡重镇安神,茯苓宁心安神,全方和解、潜镇、攻补兼施,可使郁滞之机得畅,横姿之势得柔。平调阴阳法(柴胡、黄芩、桂枝、白芍、淫羊藿、党参、半夏、黄连、熟地、甘草),即和解半表半里,调和营卫,兼顾内外,以达到阴阳平衡。
  结语
  中医药治疗更年期综合征的内容非常丰富,思路清晰,研究日趋深入。其治法在经典益肾法的基础上,以辨证施治为原则,经验逐渐积累,拓宽思路,从各个角度进行诊治,并取得可喜成果,尤其补肾活血法及平衡状态辨治思路的研究,将中医治法更上一台阶,因此,中医药治疗更年期综合征的前景更加广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