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中医治疗水肿

 

一、对特发性水肿的认识
特发性水肿是指非心脏、肾脏、肝脏、黏液性、营养不良性及药物等引起的一种原因不明的、水盐代谢紊乱综合征。好发于中、老年人,以女性为多,表现为反复发作的、周期性的下肢凹陷性水肿,或眼睑水肿,或虽无明显凹陷性水肿,但伴有不同程度的肥胖,给人以胖肿的感觉,立位重于卧位,傍晚重于晨起,夜尿量明显多于白天,常伴有肢体困倦、心悸、头晕、腰酸、月经不调等症状,或可有精神抑郁,易激动,面部潮红、易出汗等自主神经功能失调的表现。本病发病机理尚不清楚,可能与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蛋白质代谢异常以及醛固酮、雌激素分泌过多等因素有关。西医治疗多以限制钠盐摄入,运用利尿剂、休息及心理治疗等,疗效欠佳,用中医药辨证论治,平调脏腑阴阳气血,确可获得满意疗效,显示了中医药治疗本病的优势。
二、特发性水肿的中医病因病机
特发性水肿属于中医水肿病范畴。祖国医学认为,水液代谢的过程与肺、脾、肾三脏密切相关,同时又与心、肝、三焦及大肠、小肠等脏腑有一定联系。正如《景岳全书·肿胀》指出:“凡水肿等证,乃肺脾肾三脏相干之病,盖水为至阴,故其本在肾,水化于气,故其标在肺;水唯畏土,故其制在脾”,《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湿肿满,皆属于脾”,《素问·水热穴论》云:“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上下溢于皮肤,故为肘肿”,《素问·灵兰秘典论》曰:“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诸病源候论·肿》云:“青水者,先从面目肿遍一身,其根在肝”,《血证论》谓:“瘀血化水,亦发水肿,是血瘀而兼水肿”。
从临床观察看,本病水肿的发生机理与肝脾肾三脏关系尤为密切。多因患者受情志、劳欲、内伤等影响,肝气受损,郁结不畅,疏泄失当,血行不利,致使水道难以畅通。而与脾的运化功能也密切相关,脾运强健则肝脏疏泄功能才能正常,肝脏气机条达又是保证脾胃正常运化的重要条件,脾运失健,则水湿内停而为肿。与肾亦密切相关,人的生长发育与衰老,皆由肾气主宰,女子中年以后,肾气由盛逐渐衰退,特别是年届“七七”,天癸将竭,冲任两脉虚衰,使阴阳失衡,气血失调,肾主气化水液,肾阳不足,开合不利,水液内停,水停又可引起络阻血滞,水液溢于肌肤而发为水肿。
三、特发性水肿的中医药治疗经验
本病临床表现多端,治疗应根据证候随证施治。我在临床上常见的有以下两型:
1、肝郁脾虚血瘀证。证见:面浮足肿,心情抑郁,胸闷腹胀,饮食减少,神疲乏力,夜不安寐,头昏心悸,面部烘热,月经不调或已绝经,舌淡或黯苔薄白腻,脉细弦或沉细。治宜疏肝养血、健脾祛湿、活血利水,用自拟加味当归芍药散,方药:当归、白芍、川芎、白术、茯苓、泽泻、柴胡、泽兰、益母草、党参、黄芪、炙甘草。《金匮》当归芍药散是主治肝脾两虚血瘀湿滞的名方,方中当归、白芍、川芎调血柔肝,白术、茯苓、泽泻补脾渗湿。归芍之养血是补其不足,归芎之活血是通其瘀滞,白术之补脾是恢复脾运,苓泽之渗湿是泻其水湿,六药相伍,泻中寓补,加柴胡增强疏肝解郁力度,泽兰、益母草活血利水,党参、黄芪、炙甘草健脾益气。全方切中病机,在此基础上随证加减应用,往往可以获得较好疗效。
2、脾肾阳虚证。证见:面浮足肿,面色少华,腰背酸软,形寒怯冷,形体肥胖,肢体困重,气馁神疲,纳差腹胀,不耐劳累,便溏,病程一般较长,舌质黯淡舌体胖大有齿痕,脉沉弱或沉紧,治宜温肾健脾,化气利水,用自拟仙芪五苓散加减,方药:淫羊藿15g,黄芪20g,桂枝9g,白术10g,茯苓10g,猪苓15g,泽泻15g,巴戟天15g,楮实子15g,泽兰15g,益母草30g。方中淫羊藿、巴戟天温肾壮阳,肾气足则气化水行,楮实子滋肾益阴,使之达到以温肾为主而在阴中求阳的目的,黄芪、白术益气健脾以助运化水湿,桂枝温化水湿,茯苓、猪苓、泽泻渗湿利水,泽兰、益母草活血利水,全方补泻兼施,使脾肾得健,水湿得除,在此基础上随证加减,往往可以获得较好疗效。